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成功靠奋斗,天道总酬勤

作 者:唐晋     关注:173     发表时间:2019-07-08 13:25:06

不论什么人,人人都希望成功。当然不同的人对成功有不同的理解,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阶段,对成功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不论什么人,人人都希望成功。当然不同的人对成功有不同的理解,就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阶段,对成功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比如在商界成为世界或国内知名企业家是成功,在体育界获得世界或全国冠军是成功 ,在文化界成为著名作家、艺术家是成功,在影视界成为著名导演、著名演员是成功,无论各行各业,只要成为领袖或翘楚,都是成功人士。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上述的成功往往是可望不可及的。不过只要自己追求的目标得以实现,或者在自己所追求的目标上,取得明显的进步也是一种成功。成功需要奋斗和付出,没有奋斗和付出,是不可能获得成功的,这是人们都知道的最浅显的道理。但是,你努力奋斗了、付出了,是否一定能成功呢?尽管决定成功的因素很多,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要努力奋斗、肯于吃苦,就会不断进步,最终取得成功,天道酬勤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去年刚刚从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省交通战备办主任(正厅长级)的岗位上退下来。有人说我“功成名就”,我觉得“功成名就“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有点大了,或者说有点拔高了,但平心而论,作为省直机关的普通干部,能够干到正厅级岗位,应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当然也是比较幸运的。回顾总结我自己的成长经历,可以用本文题目上的两句话概括:成功靠奋斗,天道总酬勤。

一、苦难深重的童年

我于1958年6月出生,可以说我是生不逢时。我出生没几天,我的父亲就被打成右派,从山西省军区政治部的干部,被开除党籍,开除军籍,下放到太谷县劳动改造。当时我的母亲,以山西省军区部队干部的身份在山西大学历史系读书。很快,我的母亲也被下放到太谷县。我的童年就在太谷县度过。我记得我父亲在太谷县修过水库、在太谷中学教过书、在任村小学教过书、在城关中学教过书。我母亲在太谷师范教过书、在范村中学教过书、在城关中学教过书。我小时候就跟随我的父母在太谷县城和乡村之间颠沛流离。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我的母亲被造反派揪斗迫害而死,年仅34岁。我父亲作为不服改造的右派分子被关进监狱。当时,我年仅8岁,尽管有两个姐姐,也都是10岁左右。我们在太谷县举目无亲,在没有父母呵护、没有监护人看管的情况下,我们姐弟三人近乎流浪乞讨生活了两年。1968年,我父亲因为没有什么犯罪事实,被从监狱里放出来。我父亲又把我们这个残缺不全的破落的家收拾起来。

小时候家里非常穷,可以说家徒四壁。我记得,家里只有两只木板没有经过推铇推平过、板与板之间留着一指多宽的缝隙、非常简易的包装箱,一只装着破衣烂衫,一只装着各种书藉,其中最多的是历史书,什么中国通史、世界史等等,当然还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等哲学书,《西游记》、《红岩》等文学书。小时候虽然经常饿肚子,但是,经常能有书看。虽然识字有限,看不太懂,连蒙带猜,也读了不少文史哲方面的书籍。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就读过范文澜的《中国通史》和《西游记》、《三国演义》等名著了。小时候,我父亲对我们的学习要求非常严格,所以,在小学、初中、高中阶段,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甚至学校都名列前茅。初中的时候得过学校数学竞赛第一名,所写的作文经常得到老师好的评语,并作为范文在班里朗读。

二、不屈抗争的青年

1976年初,我高中毕业后按当时的政策,必须下乡插队。所谓下乡插队就是要到农村落户,其中有关系有背景的,干一两年就可以回城安排工作,对那些没关系没背景的人,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地富反坏右”的子女,就有可能一辈子在农村待下去。当时我插队以后,就做好一辈子在农村的准备。要在农村生活,就得学会能吃苦受罪。不会干农活就跟着农民学。锄地、割麦子,腰都快累折了,咬牙坚持着;夏天下地干农活,肩膀被太阳晒得脱了几层皮,咬牙坚持着;冬天下地干农活,手上脚上都是冻疮,咬牙坚持着。就这样,农民能吃的苦咱都得能吃,农民能受的罪咱都得能受,所以也得到农民的好评。生产队长经常在农民中说我这个人有骨头能吃苦。在评工分的时候,虽然我身材又瘦又小,但被评为十分的全劳力,而有些身材高大的插队青年,只能评为七、八分的劳力。在农村不管劳动多么艰苦,我都没有放弃学习。下地劳动我都带着书,在劳动休息的时候、在田间地头都抓紧时间读书。生产队长看到我这么爱学习,插队后的第二年就让我到村里的小学当了民办教师。

1976年粉碎四人帮之后,1977年国家决定恢复高考。对我来说,这真是改变命运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和在一块儿插队的姐姐一起参加了恢复高考以后的首届高考。尽管我和我姐姐考的成绩都还不错,但当时我父亲还是右派,所以在报考志愿上还是受到一些影响。我姐姐本来想上医学院,当时县里负责招生的同志说,像你家这样的政治背景,报上医学院估计也录取不了,所以我姐姐又把第一志愿改为山西农学院。我也不知道报什么学校才能被录取,看得到招生目录上山西矿业学院采矿系有一个括号注明不招收女生,我想这个专业可能艰苦,像我们这样的右派子女有可能被录取,所以第一志愿报了山西矿业学院采矿系。结果,我姐姐和我都以第一志愿被录取。这样,我们就离开了农村走进大学,开始了我们新的人生之路。

在读大学期间,尽管我对文史哲感兴趣对我所学的专业不太感兴趣,但是我还是认真学习每门课程,于1982年初从山西矿业学院采矿系毕业,被分配到西山矿务局职工大学任教。

文革结束后,党中央决定对错划的右派给予甄别改正。1979年,我父亲的右派问题得到平反,又恢复了党籍,恢复了军籍,并被安排到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做经济研究工作,任《经济问题》杂志的总编辑。

改革开放的春风激发了我学习研究经济学的兴趣。在上大学期间以及毕业后在工作之余,我自学了大学经济学专业的各种教材,阅读了许多经济研究方面的中外名著,并撰写经济论文,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山西统计》等刊物上发表了多篇经济研究方面的文章。当时许多政府机关都需要有经济研究能力的年轻人,正好有个机会我就被调到山西省经委(后来改为省经贸委)工作。

三、拼搏奋斗的中年

从1983年11月我调到山西省经委(经贸委)工作,到2018年7月我从山西省交通运输厅退休,一共35年时间。这35年是我工作、学习、进步、成长最重要的中年时期。这段时期我经历了三个单位工作,也是三个工作阶段。

从1983年到2003年,在省经委(经贸委)工作了20年;从2003年到2013年,在省安监局工作了10年;从2013年到2018年,在省交通运输厅工作了5年。

在省经委(经贸委)工作期间,我长期从事机关的文字写作和政策研究工作。先后服务过七任省经委(经贸委)主任和五位分管工业的副省长。为领导们撰写各类讲话报告等。曾经负责过《山西省产品结构调整实施方案》、《山西省促进县域经济发展的意见》、《山西省深化国有大中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等全省性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曾参与过七次省人代会上省长政府工作报告的起草工作。自己的辛勤工作得到了领导和群众的认可。33岁被提拔为副处长,36岁被提拔为正处长,并在综合处、经济运行处等多个重要处室担任领导工作。2003年4月经省经贸委党组推荐、省委组织部考察,省委正式任命我为省安监局副局长。

从2003年4月到2013年4月,我在省安监局工作的十年,是我工作锻炼成长最重要的时期。我初到省安监局工作时,全省安全生产法规制度很不健全,全省安全生产基本上处于工作不规范、职责不明确、监管缺手段、事故常发生、形势很严峻的局面。我分工负责政策法规和综合监管工作。由我牵头具体组织,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起草制定并经省政府正式发布了《山西省安全生产规定》《山西省煤矿安全生产规定》等多个安全生产规章,并组织制定第一部山西省安全生产的地方法规一一《山西省安全生产条例》,经多次论证,反复修改,于2007年12月20日,经山西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34次会议通过,正式颁布实施。

在省安监局工作期间,我还经历了山西省安全生产形势最为严峻的时期。2008年9月8日,我省襄汾县发生了特别重大的尾矿库溃坝事故,造成270多个人死亡。这起事故直接导致我省的省长、分管省长被免职,相关部门负责人被追究责任。新的省政府主要领导到任后,进一步加大了安全生产工作的力度。要求由省安监局、省安委办牵头,组织制定管用有效的全省安全生产的规定制度,提出从根本上遏制全省安全生产事故发生的具体工作措施。我作为省安监局副局长,省安委办副主任,具体牵头组织起草并经省政府研究出台了山西省安全生产委员会制度、厅(局)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合执法制度、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制度、责任事故约谈制度、隐患和事故举报奖励制度、重大危险源监督管理制度、专项督查制度和安全生产事故行政问责制度等安全生产十项制度;2010年又根据省政府主要领导的要求,牵头组织制定了易于记忆、便于操作涉及煤矿、非煤矿山、化工、道路交通和消防等12个重点行业领域的118条安全生产规定,经省政府研究正式出台实施,使全省安全生产工作逐步做到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由于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各级各部门狠抓落实,全省的安全生产形势,在短期内取得了明显好转的好成绩。

这些成绩的取得是各级各部门各企业高度重视安全生产工作并狠抓各项打措施落实的结果,当然,我在其中也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在安监局期间,由于我努力工作,多次受到国家安监总局和省政府的有关表彰。

2013年4月,根据省委有关省管干部交流轮岗的规定,我从省安监局副局长交流到省交通运输厅任副厅长。我到省交通运输厅时间不长,交通厅就发生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问题,时任厅长和前任厅长以及部分厅级干部、处级干部,因腐败问题受到责任追究。省委调整了省交通运输厅的领导班子之后,特别是2014年中央对省委领导班子进行改组式调整之后,新的省委把省交通运输厅作为全省腐败重灾区变为新典型的试点。我作为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根据厅党组的安排,具体负责有关的试点工作。按照省委的要求 ,我们制定了一系列规范权力运行的制度和办法,找到了权力运行过程中的廉政风险点并制定了相应的防控措施,从而较好地健全了权力运行机制和廉政风险防范机制。我们的试点工作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充分肯定。

2015年下半年,在省交通运输厅所设的一个正厅长级岗位一一省交通战备办公室主任一职空缺后,经民主推荐,组织考察,省委研究,正式任命我为省交通战备办公室主任(正厅长级)。当时,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在对我进行任职谈话时说,“从你的年龄上来讲(已满57周岁接近58岁),任正厅长级岗位,年龄已经偏大,但组织上了解到,你在多个岗位多年来勤勤恳恳为党工作 ,根据我们党选人用人过程中不能让老实人吃亏的原则,省委经过慎重研究,还是决定给你任命这个正厅长级岗位的职务。”我听了之后非常感动。我表示一定不辜负组织的期望,竭尽全力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好工作。

从得到组织上的提拔重用直到退休的2年多时间里,我没有辜负组织对我的期望,勤勤恳恳、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由于我承担的职务多(省交通运输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省交通战备办公室主任,省交通运输厅机关党委书记)分管的工作比较多,工作担子也比较重。这些年,在厅党组的领导下,由我具体负责,积极推进全省交通运输系统的法治政府部门建设,不断规范权力运行机制;积极推进交通运输系统企业改革工作,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我省交通运输系统存在的政企不分、债务负担沉重等突出问题;积极推进全省交通运输系统党的建设工作,努力解决交通系统存在的党建工作弱化的突出问题;进一步加大力度,做好全省交通运输系统的安全生产工作,使近年来全省交通运输系统安全生产保持了基本平稳的好形势。这些工作得到了省交通运输厅党组的充分肯定,也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充分肯定,其中有些工作还得到了交通运输部的肯定和表扬。同时,我的工作也得到了全省交通运输系统广大干部职工的认可。对此我自己也感到比较欣慰。

四、多彩幸福的老年

从2018年8月我正式退休离开工作岗位之后,我的人生进入了老年阶段。尽管近年来媒体上盛传国际上对人的年龄阶段划分有新的标准,好像80岁以后才进入老年阶段,60岁还在中年阶段。也有的划分标准把60岁到74岁叫做年轻的老人或老年前期阶段。但不管怎么说,60岁退休以后,对人生来说,确实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在这个阶段,没有了学业的压力,没有了工作的烦恼,没有了功名利禄的诱惑。不要再为赶上班而早起,你可以睡到自然醒;不要再为赶任务而熬夜,你可以想多会儿睡多会儿睡。只要你身体好,这个阶段就是人生最幸福的阶段。当然在这个阶段,如果你要能够再安排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到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那就更好了。

可以说,我退休后的老年生活,既是丰富多彩的也是幸福美满的。退休后,组织上安排我担任了省交通运输厅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的职务,承担一些关心、支持、引导下一代健康成长的公益性事业。同时,利用自己多年从事安全生产监管工作的经验,发挥余热,为一些院校和机构提供安全生产方面的培训、咨询等专家服务,做到老有所为。我还上了山西老年大学,学习英语和声乐两门课程,做到老有所学。除此之外,我将剩余的大部分时间用于锻炼身体。退休后我开始加入到一个健身俱乐部学习健身,不仅利用跑步机、椭圆机等进行有氧运动,而且通过各种器械进行手臂、胳膊、肩部、背部、腹部、腰部、腿部等全身全部位的肌肉训练。虽然时间还不太长,但是已经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效果。此外,我还坚持参加乒乓球、台球等多年来一直喜欢的体育运动项目。由于心里没有压力,生活丰富多彩,又加上体育锻炼,所以退休以后不论心理状态还是身体情况、不论自己认为还是别人看到,都感觉非常好。

回顾自己成长进步的经历,既有苦难磨难,更有拼搏奋斗。当然,还遇到了好的外部环境和条件。这就是,我们出生在和平安宁、不断繁荣昌盛的新中国;我们赶上了党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特别是我们赶上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另外,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还得到了家人的关爱、亲朋好友的关心以及所遇到的领导和同事们的支持。所以我觉得,一个人要能够获得成功幸福的人生,既要有自己的努力奋斗,也离不开好的环境和条件,更离不开别人的支持和帮助。所以我们始终要有感恩之心,感恩祖国、感恩党、感恩社会、感恩亲朋好友,感恩所有关心支持帮助自己的人。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7012645号-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536号

电话号码:0351-4019664  传真号码:0351-4019664

 

微信公众号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网站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