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追忆吴老师

作 者:王明俊     关注:162     发表时间:2019-05-18 00:00:00

转眼间,吴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师母坐着轮椅来看我,和我说起了吴老师,就勾起了我对恩师的追思与忆念,愿他老人家在天堂每天绽放出迷人的微笑

吴老师是我小学老师,也是我最喜欢、最敬仰的老师之一。

六十年代初,我正上小学三四年级,吴老师教我们语文课。那时的物质生活是极度匮乏的,但现在回忆起来,首先不是缺吃少穿的艰辛,而是一个个生动鲜活的老师形象,和那无忧无虑、嬉戏玩乐的幸福时光。

用今天的话说,吴老师是很帅的,高高的个头,挺直的身板,干净入帖的衣着,标准的国字脸上常常挂着微笑。他上课时又认真又干练,常常是两节课就搞定一篇课文,从解词说字到诵读背写,师生配合,一气呵成,毫不费力,十分愉悦。

因为贪玩顽皮,从小没少挨打。那时老师打学生是天经地义的,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总是吩咐老师“不听话就给我打”——仿佛老师不打就是对孩子不好。但吴老师却很少打骂、训斥学生,你再做的不是,他也是笑眯眯地和你说。

三年级的时候,一次考语文。我提前做完试题出了教室,也记不清从哪里弄了一面小圆镜子,只觉得很好玩,就对着阳光,透过没有任何遮挡的窗棱往教室里晃,镜子转来转去,竟有两三下晃到了正在监考的吴老师脸上,他用胳膊遮挡着脸往外走,吓得我落荒而逃。此后两三天,就怕见吴老师,可他竟没有任何异常。终于轮到发试卷了,听到叫我名字,我诚惶诚恐地上去,语文得了98分,吴老师虎着脸说:要不是你考得好,看我不打你!——这事就过去了。

上了五年级,换了老师,六年级毕业时赶上了“文革”,课也停了,挂着“红小兵”的袖章跟着大人起哄,也记不清什么时候,学校就“散伙”了。

又见吴老师,是四十多年以后了。记得是2004年的某一天,他带着村里的支书到政府找我,他从蓝色的布袋子里掏出厚厚的一沓草稿让我看,说是准备给村里写些东西让我看看,能不能帮忙,并让我给他未出版的书写几句话,面对他满脸的诚恳与期盼,当然也有我对人文之乡徐村的仰慕与崇拜,我写下了“吴氏英才、惠国泽乡、遗风培德、世人敬仰”几个字,吴老师照例笑眯眯地连夸写得好,写得好,看着他那般满足的样子,我心里热乎乎的。

又过了很久,《吴氏人文志》出版了,吴老师托人给我送来两本书,并付着一份感谢信,除了表达感谢外,吴老师写道:当时我没太注意,惠国泽乡的“恵”字是个错字,为了保持原样,我也没给你改……

这就是我的老师,一字之师,一辈子之师,我的心里除了内疚之外,充满了对我老师的崇敬之情,以后每写到这个“惠”字,我就想起了我的老师,我也会一笔一划地把它写得工工整整。

转眼间,吴老师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师母坐着轮椅来看我,和我说起了吴老师,就勾起了我对恩师的追思与忆念,愿他老人家在天堂每天绽放出迷人的微笑。

永远怀念我的恩师吴德斋先生!

(作者系沁县关工委主任)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7012645号-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536号

电话号码:0351-4019664  传真号码:0351-4019664

 

微信公众号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网站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