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煤油灯下的时代

作 者:王胜利     关注:276     发表时间:2019-06-13 00:00:00

回忆起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期的艰苦岁月,总觉得现在的时光一晃流逝,如似在梦境,煤油灯时代一去不复返。但在我心中,却有一个更加美丽、光彩的境界,在摇曳中闪烁,滋润着淡淡的暖色,照亮人们四十多年的梦想。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散布在村边的南山坡上,举目远眺,家家灯火流光溢彩,灯火辉煌,与天上的星月交相辉映,天上地下灯火通明,明亮如昼,街灯,路灯,屋里的灯,笼罩着一片辉煌的新村夜景,我被眼前的灯景所打动,六十多年前的思绪被打开,灯火相关的往事,历历在目,渐渐清晰。

童年的时候,我是在家乡度过的,记忆中的五、六十年代,千家万户吃的、穿的、用的都一样,生活在艰辛而贫寒的日子里,就说晚上用的煤油灯,大都使用鸵鸟墨水瓶和小药瓶做的煤油灯,捻个灯捻按在灯芯上,划根火柴点燃。就机关单位也用的是玻璃罩煤油灯,唱戏用的是大油灯。此时,煤油是在供销社各村分销店和代销店供应,每晚上供应三两,每天晚上五至六点钟去打煤油,煤油灯灯光如似黄豆颗粒大一样,微弱的灯光照亮大人们做饭,孩子们做作业,洋溢着光明的希望给每家每户驱走了黑暗,也给寂寞的乡村带来了温暖和快乐。那时候,在昏暗的煤油灯照映下,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开始上学读书,从小父亲就教诲我要好好读书,天天向上,长大成才,为家人争光,为祖国做贡献,只有这样,才能到大城市里去享受电灯的光亮。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直延续到七十年代中期的七四年后,每当夜幕降临,母亲点燃微弱的煤油灯,我就在煤油灯下埋头做作业,母亲坐在我的身旁为我们姊妹四个缝补衣服,做针线活。到了小学三年级就开始端上煤油灯去学校上自习,在路上一手端灯,一手挡风,有时风一吹,微弱的灯光忽闪忽闪的就灭了,走到教室,老师给我们用火柴点燃,冬季,灯灭了我们在地火上点燃。小学生都用白纸卷起一个纸筒扣在煤油灯上用来挡风,这样使灯光不灭。做作业的时候,由于煤油灯燃烧会冒出浓浓的黑烟,在煤油灯下坐久了,两个鼻孔常常熏得像黒煤面一样,用手指一擦,一手尖的黑灰,我记得有一次,在做作业时,一不注意烧掉了眉毛,这煤油灯还真是难以掌握,灯头大了,黑烟太多,灯头小点,看不见做作业,就用高高的白纸卷个纸筒挡住黑烟,这样,就不容易烧掉头发和眉毛。尽管煤油灯有种种不利因素,但它毕竟给了我们这一代的无限温暖和希望,这是难以忘怀的。

到了七十年代中期,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73年,我们村里家家户户安上了电灯,可谓是开天辟地第一回。这让我铭记在心里,难以忘怀。昔日的煤油灯也渐渐的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电灯给了农家的光明。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时代的变迁,漂亮新潮的家居灯、荧光灯、光线柔和的护眼灯,实惠耐用的节能灯,绚丽耀眼的多彩灯,真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回忆起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期的艰苦岁月,总觉得现在的时光一晃流逝,如似在梦境,煤油灯时代一去不复返。但在我心中,却有一个更加美丽、光彩的境界,在摇曳中闪烁,滋润着淡淡的暖色,照亮人们四十多年的梦想。

(作者系壶关县供销总社关工委副主任)


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7012645号-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536号

电话号码:0351-4019664  传真号码:0351-4019664

 

微信公众号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网站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