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烽火岁月话故乡

作 者:刘应明     关注:709     发表时间:2018-03-12 19:27:48

我的故乡保德县林遮峪是黄河岸畔的一个古老村庄,它既是南来北往的水陆交通要冲,又是商贾云集的贸易中心。

  我的故乡保德县林遮峪是黄河岸畔的一个古老村庄,它既是南来北往的水陆交通要冲,又是商贾云集的贸易中心。国民党统治时期,这里是三区政府驻地,1940年我县光复后,它又是民主政权四区政府的所在地,多年来是我县西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正由于故乡所处的特殊地位,因而在整个抗日战争时期,这里一直是战略要地。故乡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波澜壮阔的斗争,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为赢得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36年红军从陕北东渡黄河,途经我县桥头、新畦、吾儿梁等村,距故乡仅有十余里地。部队所到之处大力宣传抗日救国道理,他们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待人和蔼,给当地群众留下难忘的印象。通过耳闻目睹,让故乡人民看到了曙光,充满了希望,焕发了抗日救国的激情。1938年120师工作团进入我县,作为区政府所在地的故乡也派来了工作队,他们广泛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建战时动委会和民兵自卫队,发广告、贴标语、散传单,训练自卫队员。抗日烽火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熊熊燃烧起来。一批有志之士韩珍宝、李吉庆、刘兆兰、刘毅、刘汝荃、刘汝田、刘进厚、郭秀英等人先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牺牲救国同盟会,他们满怀抗日救国的雄心壮志,奔走呼号,不辞辛劳,深入周边各村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动员民众参军参战、筹粮筹款做军鞋等,附近各村的牲盟会员经常聚集到本村刘汝荃家中开会,刘的妻子郝生全、侄儿刘汉轮流在大门口放哨,以防不测。通过深入宣传发动,贫苦农民子弟张希桐、刘汝寿、段外孩、刘九孩等人积极报名应征,投身抗日前线;与此同时,派民工、筹军粮、做军鞋等支前工作也搞得有声有色,走在全区各村的前列。

  遵照上级部署,村里成立了由30多人组成的民兵自卫队,经常到河滩、沙沟子等地出操、唱歌,训练射击、投弹技术。为弥补武器弹药的不足,民兵们通过外出学习取经,掌握了自制炸药、石雷等技术,将土硝、硫磺、木炭粉按1:2:3的比例配置在一起,装在从本县扒楼沟兵工厂领回的地雷、手榴弹壳子里,爆炸力跟正规武器毫无二致,并且选择了石质好的石头,中间凿出深一尺、直径一寸多的圆孔,装上自制的炸药,试爆效果不亚于铁雷。有上级配备的枪支弹药,加上自己制作的石雷,土洋结合,如虎添翼,大大加强了民兵的军事实力,在维护地方治安,震慑内外之敌,防范日寇侵略中显示了无穷的威力。

  1941年国民党35军在包头、张家口等地同日寇对垒,伤亡惨重,大批伤病员需转送到后方医治。于是在我村的大戏台上及附近的一所宅院中开设了一处后方医院,每天都有接二连三的担架抬着伤病员来医院接受治疗,医院有十多名医护人员,其中有一名河南籍的朱大夫,医术很高明,很多重伤员和疑难病患者,经他精心诊治,亦能起死回生。附近的不少村民也慕名而来,经他接收治疗的病人数量多、康复快,受到当地群众的一致好评。

  1942年晋西北行署为保障抗战前线的粮食供给,在我们村里建了一个战备粮站,粮站设在旧商号“兴盛长”院内,除本院的四孔窑洞外,又选择一处民房作粮库。每年秋后,由行署派人收缴粮食,本县南部的百余个村子均往这里缴公粮,后经大船转运到抗日前线。粮食存放期间,村里要派多名民兵昼夜轮流值班守护,直到粮食全部运走方告结束。设在“兴盛长”院内的粮站,延续到建国后的50年代中期。

  从1942年开始,八路军120师第二军分区广大指战员在许光达司令的率领下,配合我县干部群众,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故乡人民也积极响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号召,掀起了开荒种地,纺纱织布的高潮,过去弃置的土地全部开发出来,因地制宜种植了杂粮、棉花、大麻、油料等作物,棉花油料的产量比以往增加一倍多,粮食产量也连续三年递增。其时,村里成立起纺织合作社,由刘补世任社长,社址设在张有家的大院内,社里逐步添置了轧花机、织布机、轮线机等设备,从外面请来一名师傅传授技术,全村有30多名妇女参加了纺织合作社,主要以织布为主。当时各家各户都拥有纺线车,利用农闲时间纺成棉纱,然后交到纺织合作社浆洗、轮线、织布。社里的妇女每人每天平均织3.6丈土布,最快的能织到4丈多。通过开展大生产,村里一百多户人家,家家粮满囤,人人有衣穿,出现了欣欣向荣、丰衣足食的新气象,从而有力地支援了抗日前线,粉碎了敌人对抗日根据地的经济封锁。

  1943年,侵华日寇已是江河日下,日落西山,注定了失败的命运,但其贼心不死,仍要作垂死挣扎。当年初冬,从五寨进犯保德的一股日军,沿黄河一路向南流窜,企图与驻防沿河一带的抗日部队拼死一搏。消息传来,村里的党员、干部群众紧急动员起来,实行疏散转移,坚壁清野,当时人们称之为“藏反”,全村500多口人分别疏散到堡梁、墩梁、杨条沟等较为隐蔽的地方。各家的粮食、副食品全部掩埋在地下,牛羊等家畜也一起转移。民兵们则日夜坚守在村子北面的大路一侧,主要路口全部埋有地雷、石雷,个个荷枪实弹,严阵以待,誓同日寇决一死战。僵持了三天之后,据派出侦探的人报告,日寇在离我故乡10里的寨沟村烧杀抢劫,无恶不作,杀害了两名无辜群众,捣毁抢走不少财物,把整个村子折腾的一派狼藉,然后夹着尾巴退回县城。至此人们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于各处“藏反”的男女老少陆续返回家中,恢复了日常生活。

  “藏反”那年我刚进入记事年龄,三日岩洞生涯,一派寂寞荒凉景象,至今记忆犹新。时至今日,时空飞越70多年。我们这代人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烽火岁月,经历了建国后的多次政治运动,饱尝了战乱、浩劫、灾荒、贫穷等多重苦难。直到改革开放才过上安适、宽裕、美满幸福的生活,我们一定要知恩图报,与党同心同德,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增添正能量。


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晋ICP备17012645号-1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536号

电话号码:0351-4019664  传真号码:0351-4019664

 

微信公众号

山西省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网站欢迎您!